丑书”穿行在哗众取宠的路上 求新求奇偏不好好写字

新一届中国书协主席、副主席及理事名单终于尘埃落定。不过,相对于“高大上”的名单,关于书法的话题,却大有走向热议的势头。其中,争议最多的,莫过于没人能看得懂的“丑书”。这种看不懂,与草书、隶书无关,完全因为它不按正规套路书写,说得直白些,就是偏不好好写字,一味求新求奇,以致无人识得,更难解其中深意。

原本怡情养性的书法,却滑向了“丑书”的境地,不知书圣如果活在当下做何感想。

王新京是不折不扣的书法迷,隔三差五就往有书法展的地儿凑。“看的展多了,却发觉自己的‘道行’越来越浅,连写的啥字儿都辨不出来了。”前不久他在宋庄某画廊看了一场书画展,凭连蒙带猜的劲儿,才知道硕大的纸面上写的是“滚滚长江东逝水”。据他介绍,并不是自己不识繁体,与潦草也无关,“从间架结构看,它们就是错字。好好的汉字被糟践了。”

对于近些年书坛兴起的这种“丑书风”,著名书法家张铜彦将之形容为“偏不往美的方向写,一味追求新奇”。“有的你看着就像小孩子写的东西。还有些字,让你觉得写字的人如同半身不遂,哆里哆嗦的。”在他看来,即便草书,也得按照其规范来写,不能都没站稳,就撒欢儿跑。据他介绍,一些书法展上的作品,错字率竟然有六七成,“绝大部分是作者生造出来的‘新’字儿。”张铜彦分析说,层出不穷的书法展让原本属于个人寄情山水的文字,也去追求视觉冲击力,“在‘艺术化’过程中,一些人连书法最基本的‘把字写对’的律条都弃之脑后了。”

还有比这更恶劣的书写。在一些场合,有人以脚执笔,或是将双笔插进鼻孔里写字;更有甚者,将头发蘸上浓墨,长发甩过,留下一堆堆墨迹。“这种东西就是‘江湖杂耍’,比‘丑书’更荒诞。”对于这种“新意”,书法评论家黄君认为,一些组织展览的评委以怪、乱为创意,导致除了他们自己,没人欣赏得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